当前位置:财通资讯 >> 新闻频道 >> 国内足球 >> 中超资讯 >> 浏览文章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9年10月09日 来源:不详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“带领姑娘们,与她们一起战斗无疑是我的教练生涯中很宝贵的经验。至于我自己,我现在还不确定接下来会有什么机会,我会保持这种专业,继续做我喜欢的教练工作。”

2-1,中国U16女足凭借邹梦瑶35米的世界波,逆转同为第3档的澳大利亚队,获得亚少赛女足的第3名。尽管陈婉婷的队伍未能获得明年世少赛的资格,但这支由中国香港主帅领衔的娘子军,却打出了近三届亚少赛最好的成绩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赛后,牛丸(陈婉婷绰号)表示不知未来路在何方,但中国球迷给出了答案:“留下来”。

****

一个女孩儿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做教练,这在很多人看来是赤裸裸的另类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陈婉婷一直为这份别人眼中的“另类”感到骄傲,事实上,她从小确实就与其他女孩“不一样”。大多时候姑娘小时候,都有一个芭比娃娃梦,都渴望早日留一头长发,陈婉婷自然而然的不喜欢这样,“我小时候是偏向男生发型的,小时候我不爱玩布娃娃,觉得芭比娃娃很恐怖。”

父母希望陈婉婷日后有淑女气质,“我记得家人曾为我报名学芭蕾舞,但印象中上了一堂课就没去了,我很不喜欢。”画画、弹钢琴这样很安静,要定得住的项目,陈婉婷从小就不买账,男孩子的跑跑跳跳、“打打杀杀”,却很让她兴奋无比。

“我小时候会跟哥哥用纸做足球,将报纸弄成结结实实的一团,用胶布粘成一个足球,在家里踢。在三十几度的天气,我扮演飞虎队还玩得很高兴,又或者在街头捉迷藏”。陈婉婷从来没有刻意追求个性和另类,但从有集体意识那天起,她就自然的是一个另类。

直到一个选择,彻彻底底地将“另类”这个标签贴在陈婉婷的人生里——足球。百分之八九十的女孩,对于足球这种激烈的运动唯恐避之不及。陈婉婷却一路跌跌撞撞,与足球越来越相互交融。

“与其他小朋友一样,我小时候也很难找到自己的方向,就是那种看到妙手仁心想当医生,看到烈火英雄又想当消防员的小孩”,人生目标一直摇摆不定,直到有一天,她目睹了一个帅气潇洒的男孩踢球——贝克汉姆。“他的足球技术很棒,在球场上也很帅气。”似乎只有提起贝克汉姆,陈婉婷才会立马少女感十足:“对,就是那么肤浅的啦。”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陈婉婷与偶像贝克汉姆

2003年,贝克汉姆随皇马访问香港,当时上初中的陈婉婷没钱买票,为了亲眼目睹自己的偶像,她通过排队领得皇马热身的门票。自己为什么不能成为贝克汉姆呢?这个想法在大脑中产生,陈婉婷决定为之努力。

“差不多13岁那会儿吧,我喜欢上了足球。然后我想踢球,但是家人不同意,你懂的,照中国传统思想来看,女孩子就应该学学舞蹈或者画画,而不是踢球。不过之后我还是偷偷报了一个足球夏令营项目,然后模仿了我妈的签名。”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无比骨感。当时香港没有女足职业联赛,成为女足球员对任何人都是天方夜谭。因此,陈婉婷有了新梦想:成为一名女足足球教练。“这个在我18岁就实现了,我当时执教我们学校的中学女子足球队。”

把宝贝女儿塑造成淑女的计划彻底失败,父母也支持陈婉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——但这只能停留在“兴趣爱好”这个层面。家人对于陈婉婷的学业一直盯得很紧,他们希望陈婉婷考上名校,最终找个舒适安逸的工作,过上光鲜亮丽的日子。

2010年,陈婉婷的父母千盼万盼,终于盼来了这一天——22岁的女儿,从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地理及资源管理系毕业(3年之后她拿下了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运动医学及健康科学理学硕士)。

手握香港中文大学毕业证,从世俗的眼光看,怎么也算得上“人中龙凤”。只要自己不是特别挑,找个体面的工作不会太难。父母对陈婉婷的未来十分期待,陈婉婷忽然给父母来了一个五雷轰顶:预料之中的百强企业并没有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起眼的球队助理。

陈婉婷的父亲脾气很爆,他坚决反对女儿选择足球。一是足球是男人舞台,在香港并不起眼;二是陈婉婷只是天水围飞马的球队助理,处理电脑数据信息、剪辑教学片,八竿子打不着陈婉婷的专业,况且薪水微薄,只有6000元左右(当时香港平均月薪1万2左右)……实在着急上火,父母不惜与女儿撕破脸皮,大吵特吵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陈婉婷与同学

陈婉婷的绰号为什么叫“牛丸”?陈婉婷这样说:“我的性格其实很‘倔强’,认定了某件事情就一定要做到,觉得不对也绝不会妥协。加上名字里的‘婉’,粤语发音就成了‘牛丸’。”父母和陈婉婷各不相退,一家人一度闹得很僵很僵。

本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在摩天写字楼里办公,陈婉婷偏偏喜欢长年累月日晒雨淋。可没过多久,陈婉婷发现,也许父母才是对的。香港经常发生足球俱乐部解散,她加盟天水围飞马两年后,天水围飞马突然解散。在港超打拼的几年,陈婉婷遭遇了3次球队解散。

陈婉婷很多次想过离开足球,天水围飞马解散时,她的足球理想四分五裂:“那时还在彷徨着,到底我还应不应该继续走这条路,甚至已经下载了一些找工作的APP,也在考虑要转行。”

****

有心人天不负,就在陈婉婷心灰意冷之时,香港足总推荐陈婉婷去参加C级教练班。这个带来质变的开始,意味着陈婉婷教练生涯的步入正轨。此后,陈婉婷又参加了一个叫“未来计划”的年轻教练员培训班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2011年香河培训

“那个‘未来计划’是我教练生涯的起点”,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,陈婉婷获得了B级教练资格证。

2013年,一度解散的飞马队重组,陈婉婷随主教练杨正光回归。“我十分感谢当年在我人生低潮时,邀请我加入东方队的杨正光教练。”这一次她在球队的分量更重,是名正言顺的助教。2015年,陈婉婷跟随杨正光一起跳槽到了东方队。“或许是因为亚足联有我的档案吧,他们又邀请我去参加A级教练培训班。”

2015年12月份,时任东方队主教练的杨正光获得中甲梅州客家的邀请,前往出任助教。东方队的主教练一职出现了空缺。围绕新帅的选择工作,陈婉婷也参加了俱乐部会议。几天之后,陈婉婷突然接到俱乐部高层电话:你没听错,你将成为新主帅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陈婉婷就任东方主帅

几天之前的会议上,高层丝毫没有将自己与主帅联系在一起。所以亲耳听见这个消息,陈婉婷的第一反应是怀疑:““啊?我?不会吧?”仅仅用时一天,陈婉婷就决定接受这个挑战。“既然俱乐部都敢用我,他们都不怕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其实,她的内心也十分忐忑:“我觉得我尽力而为,先不管成绩如何,但起码能够得到俱乐部和球员的支持吧?”

正式出任东方队主教练,陈婉婷立马创造了历史:她是当时是亚洲顶级联赛中唯一女性主帅。不过,诸多未曾考虑过挑战纷纷向陈婉婷袭来——

首先是年龄问题。当时陈婉婷才27岁,东方队只有4名球员比她小。一帮大老爷们,会听一个小姑娘发号施令吗?第一次集训球员训话时,陈婉婷为了避免紧张不知所云,将要说的话写满了一张A4纸。即便一字一句的照着念,陈婉婷浑身上下的颤抖,还是肉眼可见。

真正要以主教练的身份掌控全局时,陈婉婷发现自己的性别确实带来了诸多不便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陈婉婷与东方的男队员

“最大的难处就是我是女人,众所周知,男女天生在想事情、处理事情的思维方式都有所不同,我有时会不太明白男球员在想什么,因为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职业球员,而我确实是一个没有踢过职业的教练,我无法切身处地理解他们的想法,因此我只能每天多去跟他们聊天,多倾听他们的想法,同时我的助教也会给到我很多建设性的意见,令我可以慢慢适应。”

刚接过东方队的帅印时,连陈婉婷自己有时候都会想:我真的行吗?外界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自己很正常,陈婉婷只有一个选择:化身工作狂。上午带队训练,下午健身、开会,之后还要赶回家写报告。别人有双休日,而双休日东方队正是紧张的比赛时刻。

看着宝贝儿女为足球毫不保留,一天天的实现着自我蜕变,父母终于心软了下来。陈婉婷的妈妈说:“怕她太大压力,怕她太辛苦,唯一就是这样。她喜欢足球就让她玩,没想到她会做到这些东西。”

陈婉婷不止一次的说过,队员们早就把他当成了男人,在男人的世界中,陈婉婷多数时候收起了自己的性别特征,和其他男性教练没有两样。可一回到家,她立马就卸下这副面孔。妈妈满脸宠溺地吐槽陈婉婷:“她最厉害的就是,妈妈,倒杯茶!妈妈,这些东西拿去洗……”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陈婉婷与老妈

陈婉婷对家人迟到的理解格外享受:“我在外面可能工作很辛苦,但我回家就当自己是大小姐。我所有起居饮食都是爸妈负责。这些支持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有些教练不会倾听球员的意见,因为他们会刻意保持自己的高姿态,而我的执教哲学则是沟通之上。所以我会经常询问我的球员‘你感觉怎么样’啊、‘你累不累’啊、‘你在比赛中遇到了什么问题’啊这之类的,我也很乐意听到他们的意见,他们会给我很多非常有价值的反馈。所以我才会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队内沟通的顺畅。”

陈婉婷扬长避短,事实证明十分有效。不仅没有队员、教练挑战她的权威,反而所有人都给了她最大的支持。“从毕业开始入行,不论我到哪支球队都是拿亚军,最经典一个赛季是拿到三个亚军,加两个青年联赛亚军,五个亚军啊,当时就在想上天是不是在玩弄我,一个赛季拿五个亚军。但我觉得不要埋怨,有些事情可能真的自己做的不好。”

历时六年,陈婉婷终于打破了亚军宿命。2015-2016赛季执教香港东方队15场比赛,陈婉婷只输了一场。那个赛季港超倒数第二轮,东方队2-1击败南华队提前一轮夺冠。这是东方队历史上第五个、也是时隔21年后的又一个联赛冠军!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比赛结束的哨音吹响,所有人在疯狂庆祝时,陈婉婷呆若木鸡般站在球场,大脑一片空白。“牛丸,你能笑一下吗?我们真的已经夺冠啦。”队员们一哄而上把陈婉婷高高抛起,“那一刻赢了感觉像在做梦,当他们抛弃我庆祝,那种感觉不太实在。”从空中回到大地时,陈婉婷发觉自己双腿发软,站立不稳。

一个毫无主教练经验的女教练,率领球队创造了奇迹。不顾一切与足球共舞6年之后,陈婉婷的2016年可以说是“收获之年”。

成为世界上首位带领男子职业球队取得顶级联赛冠军的女主帅,吉尼斯专门为她颁发了奖项;在亚足联2016年度颁奖典礼中,陈婉婷获得了最佳女教练;那一年的BBC2016年百大女性评选中,陈婉婷与巴西女足传奇玛塔一起入围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最初花样百出的质疑,一夜之间演变成争相追捧。媒体记者将焦点对准陈婉婷后,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:你的更衣室哲学是什么?其中意味一目了然,一个女人如何在男性更衣室生存?“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教练就是教练。至于你们最关心的更衣室,说实话吧,我基本什么都看过了。”调侃之余,陈婉婷解释:“我到更衣室后,球员如果要换衣裤的话会很主动地到内间去。”

****

在香港足坛征战多年,陈婉婷粉丝越来越多,每场比赛都有球迷在看台上一边敲锣打鼓,一边呐喊“牛丸加油”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这给了陈婉婷很大的力量,但在她心底,她一直在期盼着两个特殊的球迷到球场为她加油,“父母也看到了我的坚持和努力,从一开始进球场不太适应,到之后会随着比赛的深入感到紧张,到最后还会帮我打气加油,他们感受到原来足球也是一项值得尊敬的运动。”

一开始做天水围飞马的球队助理,陈婉婷甚至还要“啃老”,“以我当时在队内的工资待遇(6000多元一个月,当时香港平均月薪1万2左右),真的无法满足一个应届毕业生的生活需求”,上任东方队主教练后,陈婉婷的收入有了质的提升。这从根本上打消了父母的疑虑。

率领东方队拿下冠军后,陈婉婷从另类变成了女性标杆。“我希望年轻人看到我的信念和经历,会得到启发,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。我希望透过访问或讲座,以生命影响生命。”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陈婉婷也很清楚自己曾是另类,“其实我希望再多一点女性教练的加入,我以前在男足职业队,那很多人就觉得很奇怪呀,没有人这样的,女人怎样执教男足啊?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工作或者很多事情,这个区别和分别线都是人自己画上去的。我不觉得因为我是女性,所以我的工作会被限制。”

在2011年刚入行的时候,跟陈婉婷一样有潜质的香港青年女教练大有人在,为何最后走出来的是陈婉婷呢?曾与牛丸共事过的飞马主帅陈晓明道出了其中的差别:“她们会因为各种理由与担心,害怕挑战,并且可能觉得女教练最多只能在草根足球或者校园足球,并没有像陈婉婷一样下决心把足球真正当成职业来做。”

突如其来的万众追捧,并没有冲昏陈婉婷的头脑,在香港足球的平台上有一定积淀后,陈婉婷一直在寻找“走出去”的机会。“我的长期目标就是希望能够跳出香港,到足球更发达的地区或者国家见识和学习。我觉得不走出去,你永远不知道教练的上限在那里。”

今年年初,陈婉婷一度已经决定前往关岛执教,但学习亚足联A级教练培训课程的一段经历改变了她的职业生涯。2013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学习时,孙雯和范运杰都是陈婉婷的同学。期间,孙雯和陈婉婷有过深度交流,对于陈婉婷的为人和专业素养印象颇深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当时U16女足需要合适的助教,时任女足青训部部长的孙雯直接跳过经纪人邀请陈婉婷,两人一拍即合。今年4月9日,陈婉婷通过个人社交平台透露自己的职业动向,她写道:“九年前在这里开始我在AFC的第一个教练班,想不到今天回到最初的起点。”

足协之所以看重陈婉婷,有她作为女性教练,对女子足球运动以及女性球员生理、心理特征更为熟悉的原因。一开始她只是U16女足的助教,仅仅3个月之后,陈婉婷就用扎实的表现迎来了转正。孙雯将陈婉婷转正,还给她配了两个得力助手:刘英和娄晓旭。

本届亚少赛开始前,陈婉婷和教练组为每个姑娘准备了一个专属相框,里面有她们爱的人或是爱她们的人,在画框的最顶部,婉婷教练给自己的爱徒刻着这样6个字:“向世界杯出发”!

小组赛2胜1负,球队顺利出线。半决赛对阵日本,事关U16女足能否进军明年的世界杯。最终,中国队下半时末段连丢两球,0-2不敌日本无缘决赛,也失去了晋级世界杯的希望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女足姑娘王倩倩最后一场拼到抽筋

比赛结束的哨音吹响,女足姑娘们纷纷失声痛哭,陈婉婷上前一一拥抱、安抚队员,“辛苦了,辛苦了,抬头抬头抬头,以后还有很多比赛。”

离开球场前她指挥队伍围成一圈,“尽力了就没有问题,我们做得很好,足球的一部分就是这样,还有很长很长的路等着你们,我为你们每一个人的表现感动、骄傲。十五六岁要学会面对失败,下一届世界杯在等你们。”

她告诉队员:最重要的比赛永远是下一场,当对手实力很强大时,最大的对手其实是自己。

一路走来,陈婉婷最大的对手一直都是自己,她一直在挑战自我、战胜自我。最重要的比赛永远是下一场,它在等待着小队员们,也在等待着陈婉婷自己。

30岁,陈婉婷的教练生涯,才刚刚开始——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。

香港女学霸转行搞足球 月薪6000 与父母撕破脸

上一篇:武磊比赛遇上国庆假期 西班牙人主场中国球迷暴增    下一篇:巴西新星拒绝加盟中超来中国我可能进不了国家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