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财通资讯 >> 新闻频道 >> 国际足球 >> 德甲 >> 浏览文章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作者:佚名 日期:2020年04月30日 来源:不详

这是一场非常离奇的比赛,比赛最后13分钟,双方球员放下竞技争夺,以缓慢的速度,心不在焉地彼此传球。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这是一场全球直播的德甲联赛,拜仁慕尼黑客场挑战霍芬海姆。比赛进入到荒诞时间前,拜仁已经6比0领先。荒诞场景发生的原因,是客队球迷——拜仁一些极端球迷,在现场举起了条幅。条幅内容是抗议和攻击霍芬海姆79岁的主席,迪特马尔-霍普。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这条幅出现时,拜仁慕尼黑主教练和球员直接冲向场边,要求球迷放下横幅。随后俱乐部体育总监萨利哈米季奇和俱乐部董事卡恩,都希望通过交谈,让这些极端球迷终止抗议行为。主裁判吹停了比赛,让球员回到上场通道,比赛由此暂停20分钟。重启之后,主裁判提醒现场球迷,如果横幅再次出现,比赛将被取消。

然后双方球员以这样离奇方式,表达他们的抗议,从而完成比赛。

79岁的霍普,以及拜仁慕尼黑CEO鲁梅尼格,和所有球员,赛后都回到场上,向霍芬海姆球迷鼓掌致意。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拜仁球迷抗议针对的是超级富豪霍普,德国足球界和德国社会的争议人物。在他的慷慨投资下,这个俱乐部从2000年开始攀升,8年时间从第5级联赛升上德甲,但霍普恰恰是很多德国传统球迷遵从“50+1政策”的反对者。

所谓“50+1政策”,更是一种俗称表达,意思是德甲俱乐部获取执照的前提,是俱乐部本身必须要持有俱乐部事务投票权的简单多数。政策设计的目的,是为了让俱乐部会员——球迷,保持对俱乐部的控制,拥有着50%投票权,再“+1”的权利,从而杜绝俱乐部被外来投资者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而控制的可能。

足球俱乐部在德国,原则上都是非盈利性机构,1998年之前俱乐部私有化是不存在的,“俱乐部”这个母体,都属于俱乐部会员拥有。“50+1政策”在1998年10月为德国足协推行,允许了俱乐部部分私有化,或者具备成为上市公共公司的可能,但仍然保留了球迷具备最大话语权的底线。

一个单一投资人或机构,可以全部拥有一个德甲德乙俱乐部所有权,但是不能剥夺球迷的权益。这项政策,在意识形态上,和德国足球传承吻合,和二战之后德国社会重建的现状吻合。甚至可以说,德甲俱乐部的社会主义色彩会更加强烈。在球迷的投票权影响下,俱乐部的球票价格、俱乐部的公开化程度、亲民性、球迷在俱乐部重大决策中的影响,和其他国际足球联赛相比,都是首屈一指的。

然而像霍普这样的个体,以及勒沃库森、沃夫斯堡和莱比锡RB这样的俱乐部,是“50+1”的例外。霍普通过自己的投资,改变了家乡俱乐部的命运,他当然对自己没有绝对话语权不满。不光是霍普,另一位足球投资人,汉诺威96的金德,更是要求俱乐部完全私有化,废除“50+1”,甚至对簿公堂。

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,在1998年“50+1”政策出现前,就长期归属于商业机构大众和拜耳,所以有了这条“勒沃库森特例”,允许其保留传统架构。政策中还规定,如果单一法人拥有俱乐部并且有效运营20年以上,那么这家法人就有权申请获得该俱乐部的多数控股和投票权。

霍普在2015年,从德国足协获得了俱乐部96%的决策权。但这样个人控制俱乐部,却不能为其他德国足球球迷支持。

颜强专栏“50+1”,足球意识形态之争

莱比锡RB是另外一个特例,表面上遵守着“50+1”政策,实际上却钻了政策漏洞。谁都知这是红牛集团99%控股的俱乐部,不过名义上的投票权,却分散在目前17名有投票权的会员——这些人都是红牛员工。

有了莱比锡RB,霍芬海姆不再是“德甲最遭人恨”的俱乐部,可是对霍普的反感,从未断绝。拜仁极端球迷并不是最早来抗议霍普的,类似的抗议,不断发生。此前门兴格拉德巴赫、多特蒙德,这些传统德甲俱乐部的球迷,都表达过他们对霍普的不满。德国足协勒令,多特蒙德球迷,未来两个赛季,不能去霍芬海姆观看本队联赛,就是一种惩处。拜仁极端球迷抗议的同时,和弗赖堡比赛的多特蒙德球迷,还在另一片球场声援支持。

这种抗议,更是意识形态上的对立:传统球迷对新晋者,抗议情绪激烈,因为新晋俱乐部,违背了德国足球传统,甚至有悖德国足球所代表的社会价值观。德国足球所固有的社区化精神,在新的经济和资本冲击之下,能不能够得以保全?很多极端球迷,呼吁的是“俱乐部属于球迷”,但也有更多球迷,对俱乐部所有权并不关心,他们只希望能看到更好的比赛,希望自己支持的球队取得更好成绩。

上一篇:德国杯-法兰克福2-0进4强!日本23岁国脚赛季第8球    下一篇:德丁门将单场5扑点!历史性淘汰德甲队 今夜一醉方休